半世三川

叶all简直王道!
等等!一个吃叶all的人突然想产伞修的粮,啊我的良心,是不会痛的铪铪铪铪
微博 半世三川

这个银粉,真是美极了!!!!!!

字不重要,看墨!!!

@季盈尘

看看这个,再看看自己的几个坑
扎心啊233333
还好我不是大大

  有幸在那一天,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叶allABO】联盟第一Alpha大人 (下)

上见评论。

啊,我的脑洞啊蛤蛤蛤蛤

假装这是个老叶生贺

alpha大人下

姓名:肖时钦

是否同意组织为叶修同志派遣专人提供帮助:是

备注:无

姓名:张新杰

是否同意组织为叶修同志派遣专人提供帮助:是。

备注:希望叶修领队能对自己的信息素进行有效控制,尤指每晚十一点以后。望不要影响队友的正常睡眠。

姓名:楚云秀

是否同意组织为叶修同志派遣专人提供帮助:否

备注:真的,我们领队,一点也不需要帮助!队内自行解决即可√

姓名:苏沐橙

是否同意组织为叶修同志派遣专人提供帮助:是

备注:我就笑笑,我不说话。

为了表达自己的强烈期待,楚云秀还十分贴心的在右下角画了一个星星眼。看的叶修虎躯一震,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了自己把烟头捻灭那个“否”字上的冲动。

他大体翻了翻,觉得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不过看那些“饥渴”的言论,他觉得还是有必要让冯主席准备上几粒速效救心丸。

大哥们,饶了我行么。

叶修觉得为了他自己的人身安全,向队友们解释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其实......”叶修单手扶额,故作沉痛的站在会议桌前向队员们解释道,“我也是有难言之隐的。”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什么?叶不羞你也会用难言之隐这个词?”黄少天第一个表示疑问。引得一众“复议”。

“我......其实我是直的。特别直的直男。”他在前面纠结了很久,终于憋出了这个特别坑爹的理由。一个直的alpha?特么逗我呢?

等等,忘了个大事啊!队里这不还有两个女孩子吗?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其实呢.......我也不是直的,就是......”身为嘲讽之王的叶不羞大人第一次觉得说话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他现在的心情就像输了比赛的黄少天一样“什么也不想说”!

“好吧,其实我不举。行了吗!那个谁,张佳乐,你就回去找你家大孙去。张新杰回去找老韩老林他俩,其他人你们自己处理吧。”他说完这段话就转身离开,把自己关在宿舍里。

没有什么嘴欠是给自己一巴掌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巴掌。

叶修把手指插到头发中,狠狠地抓了两下。这特么说的什么玩意啊,垃圾话还用在自己身上了。

如果在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做出想脑残一样妄图解释的举动。

好在omega协会已经答应派遣专人来帮助他了,这大概是他这几天在训练时唯一的信念了。

在专人到来的一天,叶修第一次对自己的判断能力产生了怀疑。

这个人的气味?为什么有点像omega?

“请问你是......omega?”叶修愣了一下才开口,万一不是可就尴尬了。

“嗯。”来者点了点头,散发出浓郁的玫瑰香气,“你就是叶修?”

“我是。”突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叶修指间夹着的烟第一次掉在了地上,“你为什么是个omega?”

“不是你向omega协会申请的帮助么?”那个人皱了皱眉,抽出公文包里的文件反复确认了一下,“按规定,我是要在这里帮你直到回国的。”

“也就是说,如果我想找一个alpha来帮我,就不能找你们了?”

“当然。那你应该找alpha协会,可惜国内目前还没有。”那人用似乎是怜悯的眼神看了一眼叶修。靠?是怜悯吗?

大概是吧。反正叶修现在也很怜悯自己。

叶修,荣耀之神,现任国家队领队,正考虑要不要紧急筹备一个alpha协会。

不过在那之前还有更紧要的问题。

他所率领的国家队里,来了第十四个omega。

(完)

【喻黄】老师你又破音了

梗源自我们物理老师,一个破音点莫名其妙的老头蛤蛤蛤蛤

不过我们物理老师可是总攻大人啊2333333

有同学看见的话?我是不会承认的

纪念粉破250哪家强,自黑班主任三川在此【啊,完全没有押韵的感觉啊】




笔尖沙沙划过纸张,衣袖在桌面上摩擦声清晰可闻。最后一排旁边的窗子是开着的,窗帘在风的带动下轻轻浮动,不时掠过窗扇。

同学都在很安静的记笔记,似乎窗外的蝉鸣聒噪完全影响不到他们。

当然,是因为教室里还有更大的“噪音源”。

“啊,同学们看这个图啊。这就是动量守恒这里的经典题目。看这个炮车,当他以速度v射出——咳咳”黄少天故意咳嗽了一下,妄图掩饰他刚刚在这节课上第无数次破音的尴尬,“炮弹......”那么问题来了,本来很正常一道题,因为他这个破音导致的断句可就有些微妙的尴尬气息了。

妄想这群熊孩子听不出来?想得美啊。

而且他可以看出,整个班的学生都憋的脸通红,要不是因为后面坐着来听课的校长,这些熊孩子早不知道要笑成什么样了。

“来来来,先把这个图画在课本上,画完后我们一起来做一下这道题。”黄少天挠了挠头,强行阻止了自己继续说下去的冲动。都说祸从口出,我不说话了行吧,看这样还怎么破音。

“哎?黄老师这句话怎么这么短?”乔一帆假装看笔记一般瞄了同桌高英杰一眼。平时听够了老师连环炮般的语速,突然有这么短的一句话,他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大概是怕破音吧。不过他这节课也太多次了。”高英杰在课本上画好了装置图的最后一笔,想了想,又把刚才提到的几个要点加了进去。

黄少天已经教了他们一个学期的物理,平时声音都停在干净清爽的声线上,就算语速再快也没有几次破音的情况。但今天什么情况?高英杰想到正在最后一排坐着默默听课的校长喻文州,突然明白了。

原来他们老师现在超级紧张啊!上课被校长听课,能不紧张吗?老师加油,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都记一下记一下记一下啊,这个动量定理这一块肯定是期末的重点,就比如刚才觉得那个例子就很重要,他就是在某一方向上不受力,对对对,就是那个打炮——咳咳,的那个例题。”黄少天绝望的闭嘴,然后转过身去写板书。

他为什么总是在这些微妙的地方破音啊!全特么怪后面坐着的某种假公济私的校长啊。要脸吗要脸吗要脸吗!

高英杰望着黑板上那个蜜汁沧桑的背影,心中飘过一万句同情。老师别怂!我们在精神上支持你。不过,他的get点好像有点跑偏。

最后一排坐着的校长喻文州笑着在笔记本上花了一个毛绒绒的脑袋,半晌,又在旁边花了一个受力分析图,就是黄少天口中“打炮”的那个。

当然,黄少天画图的目的就是单纯的给学生讲受力分析。至于笔记本上的这个,那就不可明说了。

一句“你懂的”,抵过千言万语。

【叶allABO】联盟第一alpha大人(上)

满足我一点小小的恶趣味蛤蛤蛤蛤

凑合着看看

叶修很烦啊,真的,最近烦死了。他杵在关着门的训练室门前,刚把手放把手上,又赶忙悻悻地缩了回来。

他狠狠地吸了一口夹在指间的香烟,认命般的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小瓶喷雾,硬生生的把自己喷萎了,然后才敢开门。

简直就是每天必经的煎熬。

叶修呼出一口烟雾,妄图掩盖一下这一整屋的混合气息。

他现在第无数次觉得应该向冯主席反映一下他的alpha人权问题。

好在他今天就是要做这个的。

国家队14人,除了他一个领队,其余人员全是omega。老韩呢?老林呢?联盟里两大多么棒的alpha啊,这俩人怎么都不能来呢?叶修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也许对于别的alpha来说,这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良机!但如果有人当面向叶修表示羡慕,那一定会被他扔出50米开外。对不起,我知道50米这个比喻用的不是很恰当,应该是100米才对。

举个例子来说,单吃烧烤的感觉很棒对吧?

但你试想用同一个盘子,先后盛满了烧烤店所有种类的烧烤,然后再花生,茄子,啤酒什么的往上一抹,最后盘子里只剩下那些油渍。你再舔一口试试啊,你试试啊。

况且还有联盟的硬性规定,要他身为领队,以身作则,洁身自好,承担起一个alpha应有的责任。

叶修淡定的绕过了一众期待的眼神,走到了会议室正前方。他倒是也想洁身自好啊,那每天一众omega觊觎他的XX又能怎么办呢,他也很绝望啊。

“咳。”叶修清了一下嗓子,试图无视浓郁起来的信息素的味道,“看见这个了吗。”他举起手中拿的一沓白纸,向着下面一众人抖了抖,“麻烦各位帮我个忙。”

“什么忙什么忙什么忙什么忙什么忙?”黄少天一开口,一股浓郁的香气便喷涌在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叶修拿出抑制剂又给自己喷了一下,心里默念君莫笑的120个技能效果:“就这张关于我这个alpha人权的回执单,上面批人下来是要有人数同意限制的,是否同意一栏就答是就行了哈。备注不用管。”

用黄少天一般飞快的语速说完上面一段话,叶修赶忙把手里的回执单扔给第一排的喻文州,自己决定去厕所冷静一下。他把抑制剂的空瓶扔进来垃圾桶,这瓶又用完了。叶修翻了个白眼,虽说alpha的身体素质好,但这样也是很影响健康的啊。

他越来越觉得自己想omega保护组织申请专人帮助是一个多么正确的决定。

当喻文州把填完了的表格送进来时,叶修正摊在沙发上思考人生。为什么喻文州能很轻而易举的找到他?

因为他是个alpha,一个正处在绝望状态的alpha,一个信息素时烟味,宛如一股泥石流的alpha。

叶修接过表格仔细阅读后,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姓名:喻文州

是否同意组织为叶修同志派遣专人提供帮助:是

备注:建议修改国家队制服,如加大领口,缩短袖长,以便于训练需要及培养队友之间正常感情。(此处特指与领队关系)

姓名:周泽楷

是否同意组织为叶修同志派遣专人提供帮助:是

备注:很棒。

姓名:王杰希

是否同意组织为叶修同志派遣专人提供帮助:是

备注:联盟纪律过于严格,建议适当进行调整。

姓名:黄少天

是否同意组织为叶修同志派遣专人提供帮助:是是是是是

备注:哎呀我给你们说,老叶这个信息素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烟味啊你闻过吗闻过吗闻过吗?没有吧。而且他这个味道还特别浓重啊,每天看他喷抑制剂也很麻烦很麻烦的,所以出于他友好的队友层面来讲,我们其实可以对他进行一下小小的人道救援你知道吗。需要专人什么的虽然也好,但毕竟太麻烦了对不对。俗话说能自己解决的问题就不要麻烦他人了是吧。

【伞修】烟渍

下【上在右边,戳首页也成。】一次只能发10图,就分了一下23333

lo你屏蔽啊屏蔽啊屏蔽啊!

@再来一碗盖浇饭

顺便,那位太太教我发长图用什么软件啊orz

【伞修】烟渍

因为一次只能发十张图,所以先发个上
lo你屏蔽啊!
屏蔽啊!
看你这样会能不能屏蔽!!!

文字版戳首页文,不过好像被屏蔽了orz

@再来一碗盖浇饭
这样应该可以了

【叶蓝】《嘿,那边公墓的鬼!》 (1)

咸鱼三川,依旧在挖坑orz

讲一下设定
大概就是全员鬼化。晚上爬出来浪,快到天亮时就各回各墓,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无视火化设定!!!我不听不听不听!!!

依旧先码一小段试阅,预计十章搞定,绝不大坑→_→

此乃试阅,正文估计有改动



深夜公墓。
寂静的气氛被夜色中隐约的光线破坏,依着微弱的光亮,依稀可见上书“叶修”二字,墓碑前坐着个“人”,正用手划着手机屏幕,灵巧的手指在键盘上跳动,细些看时,却发现那根本不能称作是“手”。
“哎,老叶。”突然从草丛里探出来了一个毛绒绒的东西,就处在叶修旁边,“最近有啥计划吗?”
“靠,想吓死哥啊。”叶修猛的一个寒战,顺手拍在了伸出来的脑袋上,一巴掌力度大的差点给拍下来。
“你不早死了?下手轻点,小心我的脑袋啊。懂不懂得尊重老人家。”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喀吧”一声,又把有些移位的头骨掰回了原处。
“呵呵。”叶修笑了笑,递过手机,“后天哥去撩这个,去不去?”
“厉害啊,”老魏接过手机感叹道,“混上新手机了?反正你以前那个用着也顺手,不如这个新的就让老夫委屈一下?”
“想得美,祭奠哥的人可有的是,谁和你似的。”
“切,信不信老夫这会撂挑子。”魏琛嘴上说着,但还是看向手机屏幕。
“蓝桥春雪”四个大字赫然出现在了备忘录第一行。
“啧啧,这名字起的,有够文艺。”

关于老叶生贺应援tag的一点小建议

关于老叶生贺tag的一点小建议

嗯,怎么说呢?
其实官方办这个活动的初衷肯定是好的。为了在老叶生日的时候集齐52937个tag的应援。
但有些单纯为了刷礼物而存在tag的价值何在呢?

比如说5月29当天,不难想象,为了刷到礼物,整个tag可能会是一片混乱的。通篇刷屏,目的就是第一名的礼物。
举个栗子。一个老叶生贺的手写,发上100遍和1遍,意义是一样的。但如果我为了刷礼物,我肯定会刷100遍,然后换个角度拍照再发100遍。

在这里感谢官方有心,能给我们这些叶吹搞这么一个活动。
但也希望各位画手文手产粮,用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撑起叶神的52937个tag。
也算是初衷了。

顺便表白各位太太,产粮也要记得休息哦。

话废一万年,但愿意思能表达出来,而且显得不是很突兀。
来自陆三川,万年咸鱼是也